直播带货成了不少人的副业,甚至是主业。近日,人社部等部门发布了9个新职业信息,包括区块链工程技术人员、城市管理网格员、互联网营销师、信息安全测试员、区块链应用操作员、在线学习服务师、社群健康助理员、老年人能力评估师、增材制造设备操作员。在“互联网营销师”职业下增设“直播销售员”工种。这意味着带货主播成为正式工种,李佳琦们正式转正了。

  一块粉布做背景墙,几根木针和毛线团当道具,50岁的大妈端坐,教人织毛衣,这就是北京店主张卡的淘宝直播间。没有其他直播间主播的卖力吆喝,甚至缺少引发购物欲的琳琅满目。这家淡如水的小店却保持每场3万多的观看,而且让人一看就不想走。

  “来直播间的人都是因为热爱,但是寻找这些热爱针织的人我用了16年。”从2004年在北京西四环燕莎开启第一家体验店,到2018年天猫开店第8年时,张卡一直都没看到希望。“线上看视频感觉一看就会,真正动手一做就废,顾客恨不能写张A4纸控诉客服不会教针法,售后太差。”为解决这一问题,2018年6月的一个晚饭后,当老板的张卡决定亲自开淘宝直播在线教授织毛衣。,直播2小时虽只有几十人围观,聊针织手法解答疑惑,下播时竟还有人意犹未尽。“淘宝直播为我的电商难题打开了一扇窗!”张卡直播在线答疑,售后投诉量直线下降。

  时间来到2019年,淘宝直播开启飞速增长模式,连续三年引导成交增速达150%以上。这时,张卡才意识到,前一年的无奈之举打开的不是窗户,而是通向直播带货风口的新大门。趁着这股东风,张卡也开启快速扩张模式,从直播2小时增加到4小时,人手不足在旺旺群里找到手艺好热爱针织的退休刘姐来帮忙,后来不爱跳广场舞的李姐,不需要看孙子的卢老师陆续加入团队。

  截止到目前,张卡的“大妈直播团”已经增加到6人,这群平均年龄约50岁的“妈妈团”,每天至少播12小时,交易几乎全部发生在直播间。特别是今年疫情期间,张卡的天猫三利编织服饰专营店迎来爆发性增长,上半年店铺业绩达到1000万元,超过去年全年销售额,预计今年年底能达到2000万元。而未作直播时2017年全年销售仅100万。

  经历此次危机,张卡意识到“并不是人们不再热爱针织,而是我没有找到她们。”2010年,张卡的线上店开业。多年来,店铺的旺旺群聚集了天南地北热爱针织的人。“真的是热爱!”张卡曾在上海展会上遇到铁粉,一年花几万元买毛线织出几十件衣服送给亲友,因为每天织毛衣手指织出腱鞘炎,依然停不下来,“一边花钱治病,一边织毛衣送人,我理解她要的就是满足”。现在店里的粉丝从直播前的3万涨到12万,用户复购率超过60%。

  和张卡一样,一群一群热爱生活的“妈妈直播团”们正在淘宝直播上不断涌现。年近50岁,江湖人称“老坛泡菜姐”的重庆主播陈章蓉,3年前还在用老年手机,1年前带着几位留守中老年乡亲做起淘宝直播年入上百万。还有因直播卖苹果当上老年大学老师的甘肃礼县老汉张加成、在义乌边讲英语边直播的54岁当铺老板娘骆洪英……他们是热爱生活的人,也是60、70后再就业、再创业的模范。正如张卡所说,中老年人的直播带货是因为热爱,“这份得来的价值倍感珍惜。”

  九鼎公共事务研究所助理研究员翁一认为,随着更多中老年人加入到淘宝直播,以往横亘在该群体面前的“数字鸿沟”正在消失,也就是说,不管是什么教育背景,他们都能依凭自身的能力、兴趣和专长分得一杯电商直播之羹,以此起到拓宽中老年群体就业渠道、缓解社会就业压力的功效。